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臺上唱高調 臺下索賄忙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作者:杜鵑 發布時間:2017年07月20日 10:53 打印

臺上唱高調 臺下索賄忙
哥倫比亞一高官涉貪落馬

 


  哥倫比亞總檢察長辦公室分管反貪腐事務的官員路易斯·古斯塔沃·莫雷諾·里韋拉6月27日在首都波哥大被捕。

 

  當月中旬,莫雷諾到美國邁阿密市出公差,面對美國公職人員作反腐題材演講。令人吃驚的是,他此行還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目的——向一名因涉腐而被調查的哥倫比亞前省長索賄。未曾想,這名外逃政客早已成為美國執法機構的線人。

 

  作為哥倫比亞執法機構的高官,莫雷諾索賄丑聞對這一南美國家的打擊不言而喻。難怪哥倫比亞總檢察長說,這件事嚴重損害了執法機構的公眾信譽。

 

  出公差不忘索賄 

 

  莫雷諾的頻繁動作使得他早已被執法機構“盯上”,他對索賄的“執著”令人瞠目。

 

  美國檢方向邁阿密一家聯邦法院遞交的刑事起訴書顯示,去年11月,莫雷諾通過其私人律師皮尼利亞聯絡哥倫比亞一名政客,稱莫雷諾有能力通過干擾調查的方式幫助這名政客擺脫貪腐官司,但前提是要獲得相應好處。

 

  起訴書沒有透露這名政客的姓名。據美國《邁阿密先驅報》報道,這名政客應該是哥倫比亞科爾多瓦省前省長利翁,此人在哥倫比亞國內面臨多項挪用公款指控。利翁正在與美國檢方協商,以達成認罪協議。他同意充當美國檢方的線人。

 

  美國執法機構說,今年年初,莫雷諾又聯系利翁,告知對方已有三名證人指證他從事腐敗活動。皮尼利亞隨后傳口信稱,如果想翻閱證詞復本,需要給他1億哥倫比亞比索(約合22.5萬元人民幣)好處費。

 

  今年4月,利翁來到邁阿密,此后一直居住在那里。他聯絡了哥倫比亞檢方和美國毒品管制局,舉報莫雷諾和皮尼利亞的索賄行為。

 

  上月中旬,莫雷諾到邁阿密出公差,行程包括向美國國內收入署調查人員作反腐演講。然而,就在演講同一天,他安排利翁與自己在一家旅店客房內碰頭。按毒品管制局的指示,利翁偷偷錄下雙方對話內容。

 

  美國檢方在起訴書中表示,莫雷諾稱“他有能力左右”針對利翁的司法調查,包括給偵辦此案的檢察官安排其他任務,讓他們無法集中精力。

 

  此后,莫雷諾和皮尼利亞再次向利翁索賄4億哥倫比亞比索(約合89.8萬元人民幣),還要求他趕在莫雷諾回國前再支付3萬美元(約合20.4萬元人民幣)好處費。

 

  于是,這三人在邁阿密一家購物中心的衛生間內再次碰頭,莫雷諾和皮尼利亞收下一只裝有1萬美元(約合6.8萬元人民幣)現金的信封。這一行賄、受賄的全過程都在毒品管制局監視之下。

 

  按美國檢方的說法,莫雷諾乘飛機離開邁阿密前,機場安檢人員對他行李箱內的現金進行檢查,結果發現部分鈔票的序列號與利翁所給賄金一致。 

 

  根據國際刑警組織發布的紅色通緝令,莫雷諾和皮尼利亞6月27日在哥倫比亞被捕。

 

  美國司法部在一份聲明中說,莫雷諾被指控的罪名是以推動海外行賄為目的進行洗錢。美聯社報道,尚不清楚這兩人將于何時被引渡至美國。

 

  就莫雷諾被捕一事,他的直屬上司、哥倫比亞總檢察長內斯托爾·馬丁內斯說,這件事令人痛心、憤慨。莫雷諾被賦予反腐這樣最重要的任務,也被寄予最高層次的信任,“這類行徑嚴重損害了我們(執法)機構的信譽”。

 

  馬丁內斯還說,他將赴美國,與美國司法部副部長會面,哥美雙方將就莫雷諾一案展開合作并討論該如何加強反腐措施。

 

  他同時宣布,原先在稅收管理部門工作的官員阿爾韋托·薩拉斯將接替莫雷諾主持反貪部門工作。

 

  競選資金被曝“不干凈”

 

  只是,涉嫌貪腐的哥倫比亞政府官員不止莫雷諾一人,就連現任總統胡安·曼努埃爾·桑托斯也難以撇清與這類丑聞的干系。

 

  今年3月,桑托斯公開承認,2010年總統選舉中,他的競選陣營成員接受巴西最大建筑商奧德布雷希特公司資助,并要求公眾原諒這一“可恥”行為。

 

  因牽扯巴西石油公司腐敗案,奧德布雷希特公司被巴西檢方調查,結果牽出一系列海外行賄丑聞。去年12月,奧德布雷希特公司及其下屬石化企業巴西化學公司在美國一家聯邦法院認罪,承認在12個國家以行賄手段獲得工程合同,賄金總額近8億美元。美國司法部文件顯示,奧德布雷希特公司在哥倫比亞行賄至少1100萬美元,其行賄足跡始于本世紀初。今年1月,哥倫比亞前交通部副部長加布里埃爾·加西亞被捕。此人涉嫌于2009年向奧德布雷希特公司索賄650萬美元,交換條件是將一條主要高速公路的合同給予這家公司。

 

  檢方調查發現,可能與這家“行賄大戶”有染的政界人士不止前政府官員。

 

  2010年和2014年總統選舉中,桑托斯競選陣營的財務經理羅伯托·普列托先前告訴一家電臺記者,奧德布雷希特公司曾為桑托斯2010年競選的200萬張海報埋單。“當時我正頭疼這筆錢該由誰出,于是決定找奧德布雷希特公司。”

 

  桑托斯3月中旬在為此事向公眾道歉時強調,他本人長期被“蒙在鼓里”,也從未指使他人接受這筆資助,呼吁徹查此事,強調肇事者“必受懲處”。

 

  “此舉有違我當初給競選團隊定下的道德規范和會計流程,”桑托斯說,“這一可恥行徑本不應該發生,我也是才知道這回事。為此,我深深道歉,并請求哥倫比亞人原諒。”

 

  桑托斯先前還因2014年的總統選舉而被檢方“點名”。總檢察長馬丁內斯2月證實,檢方懷疑桑托斯在2014年競選連任期間違規收受了奧德布雷希特公司的政治獻金,數額接近100萬美元。

 

  總檢察長聲明說,為拿下一份重要的公路工程合同,奧德布雷希特公司曾通過哥倫比亞自由黨參議員布拉送出大約460萬美元,其中近100萬美元被“指定”流入桑托斯的競選團隊。

 

  不過,馬丁內斯沒有說明這一可能存在的違規收受政治獻金舉動是否構成犯罪,只說檢方發表聲明意在提醒相關選舉機構,以便后者展開調查。

 

  針對上述指認內容,桑托斯競選陣營財務經理普列托澄清,桑托斯2014年競選陣營沒有私下接受任何個人或企業捐款。不過,奧德布雷希特公司高管安東尼奧·馬爾托雷利5月底向哥倫比亞檢方供認,100萬美元的行賄確實存在,這筆錢最終用來實施一項有利于桑托斯的民意調查。

 

  媒體轉載分析人士的文章報道,競選資金被曝光“不干凈”的情況在哥倫比亞并非首次。前總統埃內斯托·桑佩爾·皮薩諾1994年總統選舉競選陣營就被曝接受了一販毒集團的資助。

 

  兩大腐敗“重災區”

 

  在哥倫比亞,反腐敗的難度一直不小,桑托斯的前任阿爾瓦羅·烏里韋·貝萊斯和前國家總監察長亞歷杭德羅·奧多涅斯·馬爾多納多也卷入貪腐丑聞。

 

  哥倫比亞政府兩年前要求高級公務員接受測謊儀測試,以證自身清白。按規定,凡是政府部門內負責采購項目和招投標事宜的高級官員,都需在項目開始前以及項目結束后接受測謊儀測試,以證明他們沒有從中“耍花樣”、中飽私囊。

 

  之所以拋出這記“奇招”,是因為哥倫比亞腐敗現象猖獗,政府高官貪污公款、按照裙帶關系分配公共項目合同、收取回扣等丑聞頻頻曝光。由于缺乏公平透明的招投標環節,不少公共項目落入不符合資質的企業之手,以致淪為“爛尾工程”、“豆腐渣工程”。

 

  哥倫比亞軍界是另一腐敗“重災區”。政府軍多年打擊反政府武裝,長期有大筆資金注入,因而容易滋生腐敗。

 

  2014年2月,哥倫比亞政府證實,大筆資金已經被貪腐軍官侵吞。一些軍官被控在與人簽署軍備合同后,收取相當于合同價格一半的回扣;還有軍官轉移了本應用來采購汽油和其他物資的款項。這些違法事件發生在2012年至2013年間。

 

  桑托斯2014年說,軍界腐敗令他“憤怒”,建議針對軍界腐敗的調查應該由檢方主導。

 

  只不過,一年多后,軍界腐敗丑聞再度令哥倫比亞政府顏面掃地。拉美地區跨國媒體南方電視臺報道,2015年年底,哥倫比亞警方逮捕了5名軍界人士,原因是他們涉嫌從軍隊駐地偷盜武器并轉賣給反政府武裝和販毒團伙。

 

  作案者包括在職、退役陸軍軍官,以及在職和退休安全部門官員。他們涉嫌向右翼準軍事組織“哥倫比亞聯合自衛隊”出售武器、彈藥和爆炸物。

 

 

 

 

編輯:劉夢云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