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要始終堅守初心 勿讓“白袍點墨”

來源:廣西紀檢監察網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27日 10:00 打印

  “白袍點墨、終不可湔”出自明代文學家葉盛的一篇散文《鄭牢論戒貪》,文中記載了一個叫鄭牢的老差役,說山云將軍被派往廣西任總兵,其聽說當地送禮受賄盛行,便問老吏鄭牢:“我亦可貪否?”鄭牢答:“大人初到,如一潔新白袍,有一沾污,如白袍點墨,終不可湔也。”


  山云又問:“若是不收禮當地人不高興怎么辦?”鄭牢則回:“朝廷嚴懲貪官,要殺頭你不怕,反倒怕這些人不高興?”山云深以為然,在鎮守廣西十年間,堅持廉潔操守不變而終成了一代清官。


  此則故事讓我不禁聯想到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蘭考縣委常委擴大會議時,講述的清代廉吏張伯行的故事,引用《卻贈檄文》“一絲一粒,我之名節;一厘一毫,民之脂膏。寬一分,民受賜不止一分;取一文,我為人不值一文。誰云交際之常,廉恥實傷;倘非不義之財,此物何來?”,以警醒全黨謹記由量變到質變的深刻道理,因為“大多數腐敗分子是從不注意小事小節逐步走到腐化墮落境地的”。


  以史為鑒,可正衣冠。山云將軍和張伯行,雖然處在不同時代,但都具備注重小節、恪守廉潔、勤政為民的共同優點,古代廉吏的為官品行猶如一面鏡子,對今天黨員領導干部修身仍然很有學習和借鑒意義。


  為官者在初入仕途之時,無不是“一襲白袍”,也都想“一塵不染”,但隨著身處職位漸高、手中權力越大,面對誘惑也愈多,一不小心讓人生“白袍”沾染了污穢“黑墨”,最終毀掉的都是清白人生,留下的皆是無限悔恨,無數落馬者的泣淚懺悔便是明證,也是警鐘。


  桂林市政協原副主席鄒長新就是這樣一個典型。出生在農村貧困家庭的鄒長新,剛走上領導崗位時,也想盡快改善老百姓的生活,也曾滿懷雄心壯志。職位的升遷讓鄒長新逐漸飄飄然,淡忘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初心,認為“偶爾一次不要緊”“一點小事無所謂”,從收受少則幾千、多則萬元的“禮金”發展到收受巨額賄賂,結果成了溫水煮的青蛙,等到大難臨頭想跳出來,卻悲哀地發現為時已晚!

 
  “積羽沉舟,群輕折軸”。千里之堤潰于蟻穴,事物的發展總是由小到大、由量變到質變。梳理眾多違紀違法干部的墮落軌跡,不難發現,很少有人一開始就明目張膽地大肆斂財,大多數腐敗分子都是從小吃小喝、小錢小物、小恩小惠開始腐化,最終成了大貪巨蠹。


   所謂“君子慎始而無后憂”。黨員領導干部應始終堅守初心,勿讓“白袍點墨”,不使“新鞋濺泥”,牢牢守住底線和紅線,在修身做人上警鐘長鳴,在用權律己上坦蕩無私,做政治清醒的明白人、勤奮工作的老實人、為民務實的帶頭人,筑起點墨不染的思想防線。只有勤拂身上塵、常除心中墨,才能讓一襲”白袍”始終潔凈如初。(南寧市紀委監委 劉夢云)
 

 

 

 

編輯:楊意超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查询